文艺书籍事件 感官心理学家 又名“气味科学家”Avery Gilbert于MiN NY Apothecary: 探索通感的秘密

感官心理学家 又名“气味科学家”Avery Gilbert于MiN NY Apothecary: 探索通感的秘密

12/07/12 05:06:18

来自: Ida Meister

在感恩节前的那个星期二晚间,我发现自己站在MiN NY Apothecary的Soho,在这里,《What The Nose Knows》以及firstnerve.com博客的作者Avery Gilbert博士 向人们提供探索通感的互动型讲习班。

通感:一种通过刺激别的感官,而在心理上产生的对于某种特别的感官的印象。[来源:牛津英语字典]
 
“一个感官的比喻句”—Avery Gilbert博士
 
自然是一所神殿,在那儿有活着的支柱,
有时发出含糊的词语;
行人穿过象征符号的森林,
森林对他以亲密的眼神注视。
 
如在远方交汇的悠长的回音
退入黝黑深邃的和谐中,
如黑夜和光明的浩瀚,
芳香,色彩,音调相互回应。
 
有的芳香如孩童的肌肤般鲜嫩,
如双簧管般柔和,如草原般翠绿,
另外一些,腐朽的,浓郁的,凯旋般的张扬,
拥有无限的扩张,
像琥珀,麝香,焚香和芳香的树脂,
唱诵精神与感官的狂喜。
 
"Correspondences (感应)"
—Charles Baudelaire (波德莱尔)
 
Gilbert博士给了每个参与者一个装有Le Grand Poète Maudit写的精美诗篇的文件夹。我觉得它的选择很好;因为如果他想讨论由一种感官而激起的对多种其他感官的刺激,这是个很好的例子。这里还有更多的例子可以被枚举。I
 
让我先来介绍一下Gilbert博士吧。
 
他其实更喜欢被称为“气味科学家” [这个称呼就在他的名片上印着呢], 他曾是个心理学家,对“动物性行为”的研究是他职业的起点,正如Gilbert自嘲道,他和老鼠和小鼠共度了不少时光。
 
是的,小鼠。
 
鼠的尿液,鼠的粪便,鼠的口气,闻小鼠。为什么呢?
因为在鼠的世界里,味觉是很重要的;异性相吸,是根据气味来的。两组小鼠们的择偶结果,是建立在气味的基础上的—不仅如此,Avery发现人类也是。人们能够闻到不同性别间的差异。
在那段时间里,Gilbert博士曾在费城的Monell化学感官中心工作。在写完有关上述主题的论文之后, Roure Corporation[今日的Givaudan Roure]从这里发掘了他和他有关嗅觉,气味识别能力的科研,并从此邀请他参与有关香水业的事业。
 
他帮助开放了DigiScents— 一个能散发出各种香味的电脑插件。
他编写了《What The Nose Knows》, 该书于2008年发表。在此之后,他离开了原职务,开始了自己的公司—Synesthetics,在那里,他在感官的相互作用方面协助公司/个人,利用感官之间的相关性来发展更有效的市场推广,销售等。
 

Avery Gilbert 渐渐发觉的是,他其实真的很喜欢教学。他是很在行的。下面是一些我学到的,我很乐意来和你分享。

在过去的五年内,有关通感的科研得到了更多的关注。

在2010年,有一整个家族被研究,因为几乎所以的家庭成员都极度的经历过这种现象 —并且,这可以被追溯到好几代人。甚至,有关此现象的一个基因组的标记也被发现了。Roure根据音高将气味进行排列,并进行了实验室实验:首调,如佛手柑,被定义为“高音”;而基调,像桦木焦油和灵猫香等,被定为带有“低音”。

在牛津大学,Charles Spence探索了跨嗅觉和触觉模态:轻柔的嗅觉成分往往被与光滑的纹理联系上,而深沉的味道让人觉得像触摸到了粗糙的面料,或谷粒。

声音和影像,或着说“听色彩”是最为普遍感受到的一种通感形式。备受争议的俄罗斯作曲家 Alexander Scriabin 在他的"circle of fifths"里按照颜色来排列不同的音符。诗人Wallace Stevens曾说:“通过比喻,感官绘画着。” 在他的诗"Voyelles”里,诗人Arthur Rimbaud将各种明确的颜色归咎成不同的元音。

颜色和视觉是另一个被谈到的领域;我很惊讶的发现,别的很多人[包括Gilbert博士,和在场的一个参与者在内]始终给以字特定的颜色:2 永远是红色的,而3一直是黄色的!这Avery 提出的原则之一相对应:通感是世界通用的,一致的,和稳定的。换句话说,如果你你现在有对颜色/数字的某种通感,10年后的今天,这种通感仍然会在。 
 
Gilbert博士的另一个信念是,通感体验是自动形成的,有意识的,并且也是罕见的。那么,如何将通感运用到气味方面呢?
 
Jackson Pollock, Scent (1955)
 
在绘画作品中,我们可以回想一下Jackson Pollack最后的一副作品,题为Scent(气味)。 这幅画是在他极为焦虑和自我怀疑的时期创作的,不久之后,他便丧命于一场自毁性的车祸中。尽管没有人知道在那个时期,Pollock的嗅觉能力,但是很多科研结果表明,抑郁症与个人无法体会所有的味道之间是有很大联系的。快感缺乏[无法从本应给与快感的实物中获得快感]往往会在极度抑郁的人身上出现:我的经典例子是INXS乐队的主唱Michael Hutchence。在一场毁灭性的机动车事故对其造成脑颅损伤后,Michael丧失了嗅觉和味觉。Michael曾经生活至巅峰,而车祸后,生活不再能被尝到或闻到。他的绝望如此之大,以至于最终他选择了自杀。
 
一个比较光明的例子是,Dawn Spencer-HurwitzChroma系列香水。 我之前曾经提起过它,是因为Dawn企图用香水来表现色彩,她是个视觉和嗅觉的艺术家[Serena Ava Franco也是一样,曾就读于麻省理工的艺术和设计系]。我想说的是?很多调香师也是很好的美术家。
 
气味与颜色的通感很大程度上会被文化所影响。一个很好的例子是干草或八角的味道:美国人或英国人“看到”的是黑色,而在法国,往往人们觉得这种味道的色相是淡淡的绿兮兮的黄色[我的猜测是,法国人对这些味道的通感可能来自pastis(一种来自法国的干草味的酒)].
从音乐方面来讲,那里有和旋的存在:作为组成很多香水,基调的基础单位,或用以重建出某种镜花水月的幻想意境的基础。Septimus Piesse在他1857年的著作《The Art of Perfumery 》中提到每个气味分子都带有某种特殊的音调—或为高音,亦或是低音。
 
据Gilbert博士,人们往往不是很善于解释,尤其是当需要解释的部分涉及到气味。,
 
在一个特意做成的暗室里,带有不同气味的吸水纸被分发给参与者;除了被编号了之外,这些吸水纸是无法用其他方式识别的。后来,当我们拿到一份简略的电脑制颜色/气味联想调查表后,我们写下自己对吸水纸上气味的印象。这项任务不仅仅调查人们对纸条上香味所展现的颜色做调查,同时也调查人们对所通感出颜色色调的强度。有趣的是 — 尽管所有的参与者都有参与过与香水行业有关的工作 — 尽管总的来说大家的意见较为一致,调查中出现一些非常不同的对颜色的感知。
 
 
例如:在闻到第一个香味后 [最后我得知是焦糖内酯],我“看到了”烧焦的黄褐色,或许我的描述给与那片吸油纸的是最深的一个色调。 大多数人“看到”佛手柑味的纸条为橙色或明快的黄色;而对我来说,那是淡淡的黄绿色。肉桂的味道对我来说是璀璨的镉橙朱红色的,而其他很多人觉得它是像红色消防车般的鲜红[嘿,在这个味道上我和大多数人的通感相差并不多] 或者,对另一部分人来说,肉桂味则是是深棕色的。
后来,轮到灵猫香了,我想我可能是唯一迷恋这种味道的人[其他每个人都对它很反感,当然我想这是很正常的反应吧 ;-)],我干打赌,别人对它所联想的颜色一定是很深的。并且,不会是个漂亮的颜色。;-0
 
 
我们也看到了在大脑皮质层磁共振成像的展示,当正确的颜色-味道关系被展现,某块大脑皮层是在成的像里是会亮起的。
 
尽管这个活动还会持续一个小时,但可悲的是,我该搭乘回家的火车不可能等我,我只能很不舍的离开。
 
我曾经希望问有关气味和音乐的问题,因为在闻到某个很特定的,鲜明的香水气味时,我自己的嗅觉经常会与某则乐曲产生通感。现在我想更深入的探索这个问题—例如,香水和诗歌之间的联系。有没有人在闻到某种特殊的气味后,会体会到某则特别的诗,或某个文学作品的特别的一个段落呢?
 
在大脑区域功能没有完全被了解之前,总会有更多的东西值得被研究和讨论。我期待着与我们的朋友,气味科学家,未来的会面。

 

Ida Meister (chayaruchama) 一直是个狂热的收藏家,并且闻香40多年了。她热衷于与小众,新生,和独立香水制造人的咨询与合作。她敏锐的鼻子对她神经系统科学/肿瘤科护士的职业帮助很大。在那里,她经常能闻到恐惧,痛苦,压力,并能识别大多数微生物,药物,疾病阶段。她撰写了有关杏核仁体的文章。作为一名资深天然香水的编辑,Ida参加了许多采用自然以及混合媒体的调香师,以及其他作家们的博客活动。 同时,她还是教师,翻译,歌剧歌手,舞蹈家 以及饮食供应商。

 



上一篇 文艺书籍事件 下一篇


Advertisement

添加您的评论/心得

在注册成为会员后,您便有权添加您对香水的评价/使用心得。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新香水

OthocaAcqua di Sardegna
Othoca

BoeliAcqua di Sardegna
Boeli

MianaAcqua di Sardegna
Miana

Shalimar Souffle de ParfumGuerlain
Shalimar Souffle de Parfum

Desire ExtremeAlfred Dunhill
Desire Extreme

KaralyAcqua di Sardegna
Karaly

LòAcqua di Sardegna

CorosAcqua di Sardegna
Coros

Ladies Day ParisEtienne Aigner
Ladies Day Paris

Never Hide For HerOtto Kern
Never Hide For Her

Never Hide For HimOtto Kern
Never Hide For Him

Zorya VechernyayaBlack Phoenix Alchemy Lab
Zorya Vechernyaya

Zorya UtrennyayaBlack Phoenix Alchemy Lab
Zorya Utrennyaya

Zorya PolunochnayaBlack Phoenix Alchemy Lab
Zorya Polunochnaya

Feels Like Summer Mens.Oliver
Feels Like Summer Men

Feels Like Summer Womens.Oliver
Feels Like Summer Women

CharcoalPerfumer H
Charcoal

Diamond GreedyMontale
Diamond Greedy

Diamond RoseMontale
Diamond Rose

Diamond FlowersMontale
Diamond Flowers

Bois DoreVan Cleef & Arpels
Bois Dore

Uomo Salvatore Ferragamo Casual LifeSalvatore Ferragamo
Uomo Salvatore Ferragamo Casual Life

SolsticeBjork and Berries
Solstice

Histoire d'OrangersL`Artisan Parfumeur
Histoire d'Orangers

The Norns` FarmhouseBlack Phoenix Alchemy Lab
The Norns` Farmhouse

The IfritBlack Phoenix Alchemy Lab
The Ifrit

Technical BoyBlack Phoenix Alchemy Lab
Technical Boy

ShadowBlack Phoenix Alchemy Lab
Shadow

Mr. JacquelBlack Phoenix Alchemy Lab
Mr. Jacquel

Amber AbsolutelyFort & Manle
Amber Absolutely

人气品牌和香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