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分

键入几个字母以缩小搜索范围:

柑橘类香调

多数情况下,柑橘(citrus)类香调在我们描述香水制品时,是指整个hesperidic类水果。该类别是根据希腊神话中的仙女的名字(Hesperidia)命名的。这些水果和柑橘类气味的原料(特别是马鞭草和柠檬草)等以及树脂,是最古老的一些香料成分。较为现代原料,如文旦,葡萄柚,柚子,和八朔,是相对新近的香水原料提取工艺发展的结果。

柑橘类精华在大多数情况下,是通过榨取或者冷榨取的方法得来,以保持其固有的新鲜。然而,苦橙叶精华的提炼是一个例外,因为它由蒸汽蒸馏苦橙树的树枝和树叶得来的。

柑橘气味给与香水清新,活跃的质量,经常在首调里出现以愉快的感受捕捉住人们的鼻子。柑橘类气味对清新人的头脑和使其心灵感觉阳光明媚和乐观态度很有帮助;并使周围空气充满轻松优雅以及清洁的氛围。尤其是佛手柑,它是经典古龙水里的一个不可或缺的部分。 柑橘气味是对于东方香型下较为绵延的花香调和树脂调的经典伴侣,同时,与其他的果味相伴,柑橘味可减少果糖气息的锋利并且对所在香水注入酸味。

更多...

水果,蔬菜和坚果类香调

柑橘类以外的水果(Fruity)类香调近年来已变得十分受欢迎,因此它们值得自成一系。蔬菜类成分是比较罕见的,有时是通过其他的成分来烘托出某种蔬菜气味的幻觉:举个例子,白萝卜的味道有时是由鸢尾花根茎产生的。

常规来讲,因为在自然状态下水果或蔬菜它们自身水的比例非常高,所以蔬果类的精华是很难被蒸馏或萃取的,所以在香水中它们是以重构的形式而作为原料出现的。它们的味觉效果包括清爽或多汁,到霉味或神秘。

水果和蔬菜类气味在香水中起着烘托微妙的质感和清爽的感觉。特别是从2000年以来,以水果成分为主的果味花香型香水开始非常受欢饮。而桃子和李子则是20世纪上半叶时很多经典调香师的“必备之选”(如著名的Persicol),从而产生了许多20世纪早期的标志性香水。

坚果类气味在香水通常选用非常流行的杏仁(有时被与樱桃馅饼树混淆,这是一种缬草,经常使用与缬草,含羞草的气味重建所用的相同材料),花生(如在香水Bois Farine里),榛子(如在Praline de Santal和Mechant Loup里)。他们都是重构成分。坚果气味可以与更为飘逸,或较为朴实的材料完美结合;可与其混合的香味如香根草,Hermes的Hermessences Vertiver Tonka就是个很好的证明。

更多...

花香类香调

花香(Floral)类香调,往往构成一个不言自明的香调,使人感到如同直接闻到气味芬芳的花朵一般。然而,在花香类成分之间,往往有丰富又细微差别与可通性:从依兰略带香蕉味的前调,新鲜的玫瑰所含的类似葡萄酒的细微味觉,缬草的杏仁般的调调,到新鲜采摘的晚香玉带有樟脑气息的一面;以及通过杏香模仿出的桂花香,玉兰自带的柠檬味,以及薰衣草下为人知的焦糖风味——花香不只吸引着昆虫,它们带给人类的惊讶也从未停止过。

许多的花香采集于天然原料:玫瑰和茉莉所产的珍贵精华是众所周知的,也是无法比拟的。精华一般通过许多不同的技术(溶剂萃取,冷吸法,蒸馏法)来提取。其他花种能天然提取的包括:金雀花,夜来香,薰衣草,桂花,蜡菊,依兰和金盏草。

其他花的精华产量极少,导致了气味只能在实验室中大规模地复制。尽管紫罗兰,荷花和睡莲能被用来提取精华,但由于精华的昂贵价格,收益率是是极小的,所以只有小众或,手工/全天然的香水品牌才会选用这类花的精华。

以下花的香味通常是在实验室中,通过合成的分子重建出来的:小苍兰,牡丹,铃兰,含羞草,天芥菜,(就大多数时候)紫罗兰,黄水仙,水仙,风信子......

花香元素能对所造香水增添浪漫和女性般柔美的一笔,使得这个香水散发一种较为自然的味道,花香总能毫不费力的与香水前结合,并自然过渡到香水散发的每一个瞬间,以及缓和一些较为浓重的原料(如树脂和香树膏)的气味。

另外,天然的花卉精华能放松心情,如果从芳香疗法的角度看,这些天然精华能改善我们与自然的联系,自然会使人神清气爽。

毫无质疑的,花香类气味在花香型香水家族中发挥着重要作用;同时在几乎所有的香型中,花香都会以某种形式出现—这有从最轻新的古龙水到最丰美的东方香型香水,甚至包括一些男性香水。值得一提的是,花香在 “东方花香”型里的出没,往往清晰地闪耀出一种起源于东方的材料的富丽与堂皇。

更多...

白色花系香调

白色花系(White Flowers)香调,是花香类香调中极具代表性,自成一体的一个子分类。所谓“白色花系”,它包括像橙花,茉莉,栀子,晚香玉,赤素馨花等。即使自然色为黄色的金银花,由于它的香味特征不属于黄色花系气味(如含羞草,它是典型气味是甘美的甜),所以金银花被纳入白色花系。

铃兰(别名百合的山谷),虽然是白色的,但由于它缺乏其它白色花系的气味特征,却是“绿色花系”的一员。“绿色花系”的其他成员(根据Edmond Roudnitska的分类)有 :风信子和水仙。

白色花系气味是所有花的气味中最具有麻醉力的:它使人联想到郁郁葱葱,繁茂华丽的花丛。很多以白色花系气味为主要元素的香水也几乎成为了那种令人陶醉神迷的,强烈致命的女性气质的代码。

更多...

绿色,本草和森林类香调

“绿色”(Green)一词,在这里的香水里,是指由刚摘剪过的叶子及新近切割的草坪所散发出的绿色,辛辣的气息。在这个类型的香水中,我们经常会发现一些经典的刺鼻香味成分,如带有澄澈的穿撤力的,苦味的绿色气味的波斯树脂,它其实是从一种高大的带有 的草种里得来的 树脂。这是无可争议的春天般的气息,这种波斯树脂“绿色”成分在香水界里第一次被作为主角使用,是在巴尔曼(Balmain) 老式版的绿风(Vent Vert)香水里。

“无花果叶”是一种独特的,在现代香水里通过人工合成的成分。所谓的“无花果叶”成分,给香水带来苦涩,绿色,类似椰子甜味的芬芳气味。另一种奇特的“绿叶”成分,是带有特殊的番茄叶气味特征的。如希思黎(Sisley)的 绿野仙踪(Eau de Campagne)香水,Annick Goutal的Folavril香水,Les Belles de Nina Ricci的Liberte Acidulee香水。

紫罗兰叶是另一个现代“绿色”香水中非常流行的“绿叶”成分。尤其是在男用香水里,在和各种别的成分的组合下,它给人以水样的感觉,让人联想到刚刚切片的新鲜黄瓜。

然而,由于茶叶的特殊气味,在“绿叶”成分的香水里,带茶叶成分的香水成为“绿叶”成分里的一个子分类。根据不同调香师的选则(绿茶,红茶,白茶,黑茶,乌龙茶等),茶叶成分在不同的香水里也散发这风格迥异的味道。

本草(Herbs)成分常被调香师称为“芳香(aromatic)成份”。这些本草包括我们熟悉的烹饪用香料,如:迷迭香,百里香,薄荷,龙蒿,马郁兰,茴香,罗勒(由于丁香酚的含量,罗勒往往被归类为辛辣成分),鼠尾草,茴香。其他的本草成分,如:蒿,菖蒲,当归,蜘蛛香等,由于带有显着的草本特征,它们自然的被归为本草类成分。

森林类,或被称为蕨类,英文为Fern,来源于法语的fougère,并不是完全来自于大自然的蕨类(自然的蕨类植物本身有香味,但极其微弱),而是由历载的一个 薰衣草-橡苔-香豆素成分的“调协”(accord)而得名,因为该神秘“和旋”是用以激发绿色,潮湿的森林的感觉。这种类型的香水的原型是Houbigant 的Fougère Royale,由Paul Parquet于1882年调制的。其效果是甜,苦中带木质,潮湿和凉爽之感,这种气味的格调使得蕨类(FOUGERES)成为了典型的男性香水的气味。

尽管使用挥发性溶剂提取蕨类植物精华是有可能的,但由于提取量难以令人满意,蕨类香水在很大程度上是依赖于幻想出的的成分,重建潮湿,黑暗,带有泥土味的森林气息的。 芳香蕨类香调是蕨类香型的子类别,它是在经典的蕨类(FOUGERES)香味结构上,添加香料和香草的芳香,由于其使用场合很广,芳香蕨类香调可能是已成为当今最受欢迎的男性古龙水/香水的香调。

更多...

香料系香调

香料(Spices)系香调的成分大多是为人熟悉的,这主要得益于他们长期以来与饮食不可分割的关系。在任何稍有规模的厨房香料柜里,肉桂,花椒,丁香,香菜,生姜的身影不难被发现。但有些香料是比较珍惜的:从珍贵的手工采摘而来的藏红花,到罗望子,香菜,到性温和,玫瑰色调的粉红胡椒,我们可见一斑。真正的香料是干燥,但也有一些草药,如自身带有辣味的牛至,在香水成分里,是使用新鲜或干燥均可的。

香料是有“热/短”与“冷/长”之分的。“热/短”的香料给人激烈的辛辣味,然而辣的燃烧之感却很短促,如肉桂;而“冷/长”的香料温和,给人一种清凉感,而非燃烧感,带有长时间的回味,如香菜,香芹籽,豆蔻等。这些香料特征有助于调香师根据理想的得到效果及个人所偏爱的香味概念,来选择不同的香料。与类似的材料一起使用,它们可以起到加强味觉概念的效果;亦可被单独使用,起到与其他成分并置的作用。

更多...

糖果和美食类香调

这个带有美味多汁的成分的气味香型的真正确立以及扩大,是在20世纪90年代和21世纪初,“美食类”(gourmand)香调脱离了东方(Oriental)香型,自成一类之后。这类香水很大程度上是建立在香草,香料为主打元素之上,让人想起食物类的气味,特别是糖果和甜点;美食类的范围很广,从简单的巧克力,新鲜的奶油和焦糖的气味到复杂或奇特的西点食谱食物,如蛋白杏仁饼(macaroons),焦糖布丁(crème brulée),日益流行的纸杯蛋糕(cupcake)和嚼劲的牛轧糖(nougat)。

首例成功的“美食类”香水,是投入市场于1992年天使(Angel)香水,,该香水通过使用乙基麦芽酚(该化学成分有棉花糖/糖焦糖的香味)产生出香水里焦糖和巧克力的气味,天然广藿香(其本身微带可可豆的韵味),以及行业标准的的乙基香兰素。从那以后,天使香水在商业上的成功,使得甜点气味在“美食类”香水中蓬勃发展,并成为最重要的当代香水代表之一。尽管一些天然材料的确存在甜味或实物类的气味,但在香水里,绝大多数的这些成分是通过巧妙的结合天然和合成材料交织而成的。

美食类成分虽然主要用于更容易使用较甜的气味的女性香水,但在男性或中性的香水中也不排除这类气味的身影。

这些仿佛能被食用的香气给人以幸福感和趣味性,除了对嗅觉的挑逗之外,也刺痛着味蕾,这也证实了味觉和嗅觉的相连。食物元素让我们看到了一种全新的香水调制的可能性,在技术熟练的调香师手下,简单的美食香味可以被融入,及创造成耐人寻味,日益复杂的味道。

更多...

木质和苔藓类香调

木香调的成分,对于一个驾轻就熟的调香师而言,会是他的王牌之一。木香是稳重的,柔软的,它经常出现在香水的基调里,同时也对其他成分起到相辅相成的作用。只有极少数的木香成分可出现在香水的前调或中调里,如花梨木。

不同树木的气味也相差甚远。其中有些散发着柏油般和酚醛般的气味,像愈创木。其他的则带有严峻的气味,例如雪松,其气味往往会让人想起一盒新铅笔的味道。还有一些木质气味带有深刻却又顺滑,绵延爱抚之感,像檀木。 然而还有一些木质成分,它们的特征具有这一整类木质的代表性性,如:沉香木 (英文为agarwood或oud),尽管它是沉香树战斗一种真菌病的副产品的,沉香木的香味却是如此丰富和复杂以至于它兼有坚果味,木香味儿,霉味,甚至樟脑气味为一体。再举个例子,如松木或松针,它们的气味往往会让我们想起特定的季节,大多由于我们的回忆往往把节日与季节和它大家想想里特有的气味串联起来。

尽管一些木香调的成分是是通过自然的方法,如浸渍和蒸馏实际的木片而得来的;其余的一些木香成分,以及一些原本可以从天然产物萃取的那些,都是通过实验室化学合成生产的。其原因包括提高香味的可持续性,成本效率和对人体的安全性。

在属于木香调的原料中,香根草和广藿香是很有趣的特例,因为实际上香根草是一种带有很复杂的根系的草,而广藿香是一种东方灌木的叶子,但它们的气味带有木质特征,所以因此而被分类为木香调成分。 木香是出类拔萃的男用香水首选成分,只并不是由于木质和男性有什么特殊关联,而是由于它们的气味大多给人以传统意义上高大坚强的联想; 同时,木质香味的柔韧性,也使它们成为女性或男女皆宜的香水中的重要组成部分。事实上,绝不带任何木香成分的香水是极为翎毛凤爪的。

苔藓类植物是属于木质香味里的一个子分类,它们是寄生在正在成长的树木上的地衣生物,如橡苔( Evernia prunastri )和树苔( Evernia furfuracea )。尽管人们已在香料工业中大力研制并产生与苔藓气味相似的分子,藓类植物的气味特征是不可替代的。当今这些苔藓类原料已收到国际香料协会(IFRA)的严格控制和分配。

苔藓,有着漆或墨水般的苦香味,混合着幽幽的,几乎令人不安的霉味,烘托出一种阴郁的,秋季森林的深绿色的地衣的映象。出于这个原因,他们是出了名的,在西普(Chypre)类或森林(Fougère)类香型里作为香水的脊梁骨成分使用。事实上,橡苔往往是作为香味的调协主角之一,在这两类香型里出现的。苔藓元素与生俱来的特质是深沉的,内省的和充满黑暗力量般感性的,这也附以复古香水那种与众不同的品质。

更多...

树脂和香脂类香调

在树脂和香脂类原料的大伞下的原料,其中有很多在最古老的香水中出现,同时,它们也往往是东方(Oriental)香型香水里的基础组件。根据芳香性的不同特征,它们能继续被细分为不同的嗅觉香调。

较温和的香脂气味成分包括香草,安息香,秘鲁香脂,塔鲁香脂(比秘鲁香脂稍甜,稍清新些)。这类香脂的显着的个性是,尽管它们的香气温柔,但同时它们的包围性也很强。香脂能使得花香类气味散发时间更持久,在被大量使用时,由于其性质,它们能生产类似东方(Oriental)香调,或与浓郁的花香精华一起使用,产生东方花香香调(Oriental Floral或称为Florientals)。

树脂类香脂成分包括愈伤草,乳香,没药,桦木焦油,榄香和苏合香。这些材料为香水加入更深层次,挥之不去的香韵,并增加一种原创的风味和提高香水的扩散范围。因为它们来自树皮上“眼泪”形状的树脂,所以,树脂或香脂通常能和木质香味非常好地搭配。

更多...

麝香,龙涎香,动物类气味香调

“动物(animalic)类气味”,既包括天然香气原料,也包括“幻想型”(实验室中合成的)用来唤起人们对动物气味的联想的气味 -- 无论是来自真实的原料,或是更多情况下影射的幻想或比喻,动物类气味很直接的让人们联想到我们本身最原始的冲动和欲望。

在香水制造业中,传统的“动物类气味”是从动物得来,如:鹿麝香,海狸香,龙涎香,灵猫香猫香;但如今,人们对伦理道德,以及对动物被虐待的重视,使用传统的动物香已过时,并被人工合成的香味替代。 (唯一的非残酷性动物香是龙涎香,这是因为龙涎香是抹香鲸的自然排泄物。然而,龙涎香是一个非常罕见,并昂贵的成分,如今在大多商业香水里,均以人工合成的原料代替)。

值得一提的是麝香,实验室中合成的已有数百个变种,不同的人工麝香(佳乐麝香,环十五烯内酯麝香,昆仑麝香,格蓬酯麝香等)有略微不同的气味。

琥珀(Amber)有时被误翻为龙涎香(Ambergris),但它们的气味是极为不同的。前者,琥珀,带有树脂般温暖,甜而非常幽深的气味(通常是在“东方”类香型里出现),而后者,龙涎香,则带有一种海水般的咸,以及微妙又深沉的肌肤般的韵味,它并没有什么甜味。

有少数例子中的动物气味是间接从动物得来的,这对该动物是绝对无害的。如苏合香(这是石化的粪便),山羊毛酊剂,烤贝壳和蜂蜡。有些植物,如当归和麝香锦葵种子,也生产动物类气味,在有些香水中,作为麝香的取代物来用。

最后,香水制造业对“幻想”气味的表现,是通过创造性的混合一些成分,或者特别的人工合成而得来的。这些幻想性的元素能让人重新记起一些动物或与动物相关的味道,如牛奶,鱼子酱,海星,臭鼬白菜,熏肉,BBQ烧肉,皮革或绒面革。

更多...

饮料类

香水经常在其配方中纳入流行饮料的香味:从带有节日气氛的香槟酒和略带有焦糖烤面包味道可口可乐香味,到带有热带风情的椰林飘香鸡尾酒(Piña Colada) 或完美地重造出的一杯卡布奇诺咖啡中丝柔的奶沫。这些香味的成功重塑, 很离不开:

*运用不同成分合成相关的饮料气味(例如,可口可乐的味道,是由青柠汁,香草提取物,肉桂,橙花,橘子,香菜,豆蔻等为主要成分而调制出来的)

*利用其他原料中与某种饮料相似的芳香(如一些玫瑰香精中带有葡萄酒般的气味,或杜松浆果带有的琴酒般的香味,因为在嗅觉到这些原料的前提下,大脑才会联想到后者)

*为了产生预期的嗅觉效果而人工合成的分子

饮料类香调在香水里的运用,给人以多汁的感觉,也起到开胃生津的效果。它往往会被结合于果味花香调(Floral Fruity)或 美食调(Gourmand)的香水里,挑逗着我们的呼吸,勾引着人们的味蕾。

更多...

天然VS人工,人气VS诡异

这一香调包括抽象概念注释的一系成分/元素,如粉末气味,泥土气息,以及一些很不寻常的,但可以在香水成分列表里发现和气味。

Advertisement

人气品牌和香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