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海杂谈 客观看待IFRA,珍惜眼前香

客观看待IFRA,珍惜眼前香

06/06/16 08:15:05 (一则评论)

来自: Yi Shang

专攻芳香化学并喜爱香水的Matvey Yudov在Fragrantica发表了篇很值得一读的文章,他向读者们解释了为什么“天然”和“化工合成”的香味分子其实并没有绝对的好坏之分,并具体地告诉我们貌似神秘的IRFA(国际香料协会)究竟有哪些权限。想必,以辩证思维和批判性思维看待事物不仅仅是在写论文时必须的,同时这也能让我们不一叶障目、更好地欣赏香水吧?


图片来源:Mat Yudov

“天然意味着健康”这样的口号很禁不起推敲,而可以将人置于死地的100%纯天然的东西很多,甚至连像食盐或水这些生活中常用的物质,只要过量了都是会对人造成危害甚至生命危险的。当了解了纯天然的一些柑橘属成分有光敏性、并有可能在阳光下使皮肤出现皮疹后,不知道天然香水愚忠者们还会不会固执地继续与用以替代、性能安全的化工合成物为敌到底呢?

记得从几年前起,很多香水爱好者们便就开始抱怨IFRA,似乎任何香水只要变得不如以往了,都是因为IFRA作祟。IRFA改名为经典香水毁灭机构仿佛也不为过。我曾经也挺人云亦云的,并认准了IFRA就是个从中作梗、让我失去体会不少经典原著的大恶人。然而,当用数字和事实说话,看着被禁用的靠两百种原料中,只有8种是天然原料时 (其中一种还是从来都没有被作为香水原料使用的),我不由得感到有点将IFRA当作万能替罪羊之嫌。而当全面的考虑进香水业的从创意灵感出现,到让消费者买单那刻,会有多少环节,多少影响因素时,多少个利益相关者有权说话,以及他们的话语权有多大...便能逻辑地推理出,就算哪天香水不再如从前般让自己喜爱,原因是多方面的吧。想想最近就连《权力的游戏》里看似不知从哪里蹦出来的绝对邪恶的白鬼,都有并不是白鬼的过去,那么,作为监管机构的IFRA更是并非真的如我们一些人自己异想天开设定出来的那么万恶啊!

权力的游戏 白鬼
图片来源:http://gameofthrones.wikia.com/wiki/White_Walkers

在这个香水说停产就停产,后继香接踵而来,香味顺应市场潮流发展,香水的艺术性和是否能带来直观的金钱效益仍然很难分家的今天,如果我们这些香迷们并没有力挽狂澜改变趋势的力量,那至少我们可以对眼前的香水且行且珍惜吧?借着这份感怀,不管我目前身边的是哪个批次的版本,我会重温一下据说香水配方被整改过的Thierry Mugler Angel,你呢?

图片来源:punmiris.com

Yi Shang (怡 商)

编辑,撰稿人,Fragrantica.asia翻译
 

商怡,或者朋友们喜欢喊她Sofia,生物化学系学士,人文&社会科学系硕士(墨尔本大学)。她在中国长大,对香水的兴趣源于儿时对母亲的香水的好奇。现居住于墨尔本,她喜欢这里活泼的艺术和文化氛围,以及美丽的海滩。发现Fragrantica后,她迈上了探索东西方香水世界所带来的嗅觉盛宴之旅。

 


 



上一篇 香海杂谈 下一篇


Advertisement

sofiii
sofiii

有一次我和一位天然香水调香师聊到IFRA,她说其实加入IFRA是本着自愿原则,它算是个自我监管机构,如果某香水瓶牌,特别是小众、独立品牌,不想加入IFRA那并没有任何人会去勉强。听后我就开始脑洞大开,并感慨我曾经对IFRA的看法了,好可怜的替罪羊啊!

Jun
06
2016

添加您的评论/心得

在注册成为会员后,您便有权添加您对香水的评价/使用心得。

Advertisement

人气品牌和香水: